为大学花钱,31个省份谁最“壕”? 为教育埋单、为大学花钱,哪个省份最壕? 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占GDP的4%是衡量重视教育与否的国际通行标准。对全国各地公布的2019年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等相关数据分析发现,全国共17个"/>

为大学花钱,31个省份谁最“壕”?—新闻—科学网

生物论坛 生物大事件
; line-height: 30px"> 为大学花钱,31个省份谁最“壕”?

为教育“埋单”、为大学花钱,哪个省份最“壕”?

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占GDP的4%是衡量重视教育与否的国际通行标准。对全国各地公布的2019年教育经费执行情况等相关数据分析发现,全国共1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达到这一目标,其中西藏高达16.7%。

而未达标的地区反而是经济条件较好的中东部省份,如湖北、福建、江苏等低于3%。上海甚至排名最后,仅有1.7%。

2019年全国高等教育总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的15.4%,有12个地区超过该值。其中天津占比最高达到19.4%,北京也有18.9%,而西藏最低仅有8.6%。

各地高校生均经费方面,结合各地公布的统计公报看,北京生均教育经费投入最多,为6.81万元,西藏、上海居于其后,分别达到5.85万元和3.97万元。

多年来,我国公办高校已初步建立起政府财政投入为主、受教育者合理分担的高等教育成本投入机制,因而其收入基本可以概括为“政府财政拨的+学生学费交的+教师科研收的+国有资产赚的+附属单位缴的+社会校友捐的+上年多余剩的”,对于地方高校来说还可以加上“中央支持补贴的”。

由于不同高校社会捐赠和社会服务收入水平差异大且稳定性不够,所以衡量公办大学的收入主要看财政拨款和事业收入,而财政投入已基本固定为生均拨款(其中本、专科和研究生有所差异)。显然,衡量各地对高等教育是否重视往往看其财政性教育经费和生均拨款。

图1.我国公办高校办学收入的几大来源

哪里更愿意为教育“埋单”

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占GDP的4%是衡量重视教育与否的国际通行标准。早在2012年,我国中央财政已按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编制预算,同时要求地方财政也要相应安排确保实现这一目标。

目前来看,全国共1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达到这一目标(北京市、浙江省因数据缺失,暂用2018年数据代替),其中西藏高达16.7%,青海、甘肃、新疆、贵州等其他西部地区的占比也非常亮眼,多在6%以上,青海高达9%。

而未达标的地区反而是经济条件较好的中东部省份,如湖北、福建、江苏等低于3%。上海甚至排名最后,仅有1.7%。

教育投入与地区经济发展倒挂的情况原因很多,如财税统计和央地分成的不同,再比如西部地区教育规模较小、在校生人数总量不大,而中东部地区学校数量大、在校生人数多等。

图2.各地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比重

由于财政性教育经费来源多,不能直观地看出各地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才更能体现地方政府对教育资源的配置和办教育的努力程度。

2019年,全国的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达3.46万亿元,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17%。而全国仅10地占比高于或等同于此,其中山东居于榜首占比20%,福建为19%,广东为18.6%,这意味着当地政府更愿意在财政支出上给予更多的教育投入。

图3.各地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及其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占比

哪里更愿意为大学花钱

上世纪末,地方新建院校的出现,标志着中央与地方两级办学格局基本确立,地方对高校投入意愿明显增强。

我国现有的2688所高等学校中,省属高校占绝大多数,共有1814所,其中江苏、山东、河南和广东的省属高校数均突破100所。

中央部属高校在行业办学大量取消后,基本上只有教育部与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中国科学院等少数部委代表国家举办,多数集中在北京、上海、江苏、湖北等地,其中前三地的部委院校各超过10所,但也有9个省份没有一所中央部属院校,这也难怪河南等中西部省份多次呼吁给予地方院校更多的支持。

后来,部省合建院校的设立给予“准部属”院校身份,正是中央对地方院校给予更多支持的信号。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各地高校数量往往与其GDP总量排名明显正相关,这也意味着更多的经济总量呼唤更多的大学。

图4.各地高校数量与GDP产值高度吻合

通过数据对比不难发现,各地对高等教育投入和重视程度有着显著差异。2019年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高达5万亿元,其中财政性投入达到了4万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也近3.5万亿元。如果用全国高校在校生人数乘以全国生均拨款(23453.39元)的话,则可以基本测算出全国高校一般公共预算经费为6118.64亿元(未计入民办院校)。

据此来测算各地的情况,则有包括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北京等在内的6个省市超过了200亿元,特别是广东高达512.5亿元独冠全国。如果从校均来看,只有北京、上海、广东、山东、浙江、西藏、海南7地超过了全国均值2.76亿元,北京最高达5.59亿元,其次广东为5.13亿元。

图5.各省份地方高校一般公共预算经费均值

如果从占比来看,2019年全国高等教育总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的15.4%,有12个地区超过该值。其中天津占比最高达到19.4%,北京也有18.9%,而西藏最低仅有8.6%。

图6.各地高等教育支出占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比重

哪里的大学生培养成本最高

目前,高等教育由大众化迈向普及化阶段,生均经费成为彰显地方政府对高校重视程度的显性指标之一。2019年全国普通高校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为23453.39元,比上年的22245.81元增长5.43%。结合各地公布的统计公报看,北京生均教育经费投入最多,为6.81万元,西藏、上海居于其后,分别达到了5.85万元和3.97万元。

但达到全国平均线水平的地区则呈现了断层变化,只有9地超过国家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平均数,超均率仅为29.03%。

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非东即西”,东部以北京、上海、浙江、广东、海南为代表,西部以西藏、新疆、青海、宁夏为代表,东北和中部6省无一地区达到全国平均水平,甚至经济总量居于前列的江苏、山东、福建也未过全国线。而河南省生均教育经费投入仅为15475.95元,全国垫底,连同广西、辽宁、湖南、安徽一起,位于全国倒数5名。

从增速上来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以28.11%的增长率居于榜首,从2018年的20072.42元上升为25715.14元。而甘肃省、上海市、江西省、吉林省4地,生均投入出现了负增长。

图7.各地2019年普通高校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

不难看出,无论是财政性经费占比,还是高等教育生均拨款,各地水平差异较大,低于“国家线”标准的地区较多,各地对高等教育的投入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在我国公立大学现行办学成本机制下,政府要实现稳定和持续增长的财政性教育投入仍然任重道远。同时,高校不断加强社会服务、不断开源也是努力方向。

表1.2018—2019年各地普通高校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经费

(本期内容由安徽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数喻理”数据新闻团队提供,谢欣悦、刘海智、李沐子对本文亦有贡献)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
评论留言
最新更新
热门文章